王国沁是由高科物业公司派往丽达纺织仪器有限公司的清洁工。同时,王国勤与常州宜家乐早餐工程有限公司有劳动关系。2011年4月11日7:27左右,王国勤骑着电动自行车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胡燕认为王国勤在事故中没有责任。同年8月23日,王国勤向常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社会保障局)递交了申请,该局受理了申请。9月6日,王国勤向高新地产公司出具工伤认定证明书,并展开调查。10月20日,市人民社会局决定进行工伤认定,认定王国勤为陪审团。高科技财产公司拒绝接受向常州市人民政府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市政府作出了复议决定,并维持了上述工伤认定决定。仍然拒绝接受法院的判决,取消上述工伤。
    
     劳动者同时被两个以上用人单位聘用的,各用人单位应当为劳动者缴纳工伤保险费。劳动者受伤的,由其所在单位依法承担工伤保险责任。
    
     高科物业公司向法院提交了证据清扫服务外包协议,以证明高科物业公司将丽达纺织仪器公司的物业清扫业务转包给高利物业公司。向法院出庭,在工作服上印有高丽字样,如何判断上述证据的证明力,或者王国勤是否与高新技术产权公司有劳动关系,是本案争议的焦点。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及其近亲属认为工伤事故而用人单位不考虑工伤事故的,用人单位应当承担举证责任。工伤认定标准的确定有其特殊性。笔者认为,劳动关系存在的证明责任可以分为:一方面,向申请人证明,只要能够证明劳动关系的现实可能性,就能够满足申请的要求;为了证明申请人对用人单位具有合法性,必须服从劳动者及其劳动关系的存在这一命题。为了判断用人单位的抗辩是否成立,应当采用相对高的证明标准,至少应当采用sta证明证据优于证据标准,甚至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
    
     本案中,高科技财产公司首先收到市社会局关于工伤认定的证明书,但没有向市社会局提供工伤认定过程中未认定为工伤的证据。其次,高丽物业公司和高科物业公司具有相同的法定代表人和住所,并且两家公司具有相同的利益,因此,利用证明标准或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应予以考虑。离子、清洁服务外包协议和王国勤印有强力产权字样的工作服无法证明其非高科技产权公司员工。第三,市人民社会局调查记录是派出所客观事实的陈述。ng单位、受理调度单位、职工、伤员本人,形成证据链,足以证明高科物业公司承包利达纺织仪器公司清洁业务和高科物业公司王国勤部劳务派遣的事实。基于以上三个原因,市社会局确认王国勤与一家高科技地产公司建立劳动关系是正确的。
    
     现行法律规范没有明确禁止劳动者同时雇用两个以上用人单位。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款规定,劳动者与其他用人单位同时建立劳动关系,劳动者兼职。第六十九条第二款规定的准时就业,可以与一个或者多个用人单位订立劳动合同,第九十一条规定的用人单位可以聘用其他人。未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和其他规定载明:两个以上用人单位可以同时聘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工伤保险条例实施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规定,劳动者同时聘用的用人单位越多,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缴纳工伤保险费。劳动者受伤的,用人单位应当依法承担工伤保险责任。
    
     在这种情况下,王国勤还与高科地产公司和宜家乐公司有劳动关系。上午作为高科技地产公司的劳务派遣人员,在丽达纺织仪器公司打扫工作,下午下班后到宜家乐公司粥车间。王国奇。2011年4月11日早上7点27分,N在一起交通事故中受伤。是利达纺织仪器公司工作的一个合理的时间和路线。高科物业公司作为与王国勤有劳动关系的劳务派遣单位,依法承担王国勤的工伤保险责任。
    
     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审理案件后,认定市人民社会保障局作为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有法定权限关于工伤认定起诉的决定。王国勤不同时期在宜家乐公司和高科物业公司工作。他因交通事故受伤,这不是他上班途中的主要责任,他受伤时所在单位应当承担工伤保险责任。为高科技财产公司承担王国勤的工伤保险责任。法院判决:驳回高科财产公司诉讼请求。
    
    

原文地址: http://www.gzbjie.cn/bjxw/341.html 转载请保留原文地 址,尊重作者版权,谢谢!!!

相关推荐: